首頁|新聞|圖片|評論|共青團|溫暖的BaoBao|青年之聲|青春勵志|青年電視|中青校園|中青看點|教育|文化|軍事|體育|財經|娛樂|第一書記網|地方|游戲|汽車|
                    首頁>>新聞 > 即時新聞 >>  正文

                    發現蝴蝶扇動的翅膀

                    發稿時間:2022-09-21 05:59: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尹海月 中國青年網

                      張長成和學生。(本版圖片均為受訪者供圖)

                    張長成在家訪。

                    張長成在家訪。

                    張長成和學生踢足球。

                    張長成給學生做心理咨詢。

                    張長成在家訪。

                      33歲的張長成從來沒換過手機號,任何來電他都接。作為內蒙古自治區扎魯特旗香山中心校的心理教師、扎魯特旗疫情防控心理咨詢組組長,在疫情期間他的手機響個不停,有擔心丈夫外出抗疫感染的警察家屬,有哭訴丈夫家暴的女人。

                      還有很多學生和家長打來電話。一名大學生說,成績退步,感覺壓力很大。不少家長向張長成咨詢親子關系的問題,說孩子沉迷手機,在家和孩子吵架頻繁。還有一名鄉村兒童,因父親隔離在外無法回家,產生自殺的想法。

                      張長成明顯感覺到,出現心理問題的學生越來越多。作為學校唯一一名心理健康教師,張長成每逢開學,要給全校將近700名小學生做心理健康測試,并設計幾個開放問題,讓學生講講想說的話,目的在于盡早篩查出有心理問題的學生。

                      曾有一名男孩在問卷中提到想要“耗子藥”,有自殺傾向,被老師及時阻止,并由張長成進行心理疏導。

                      香江社會救助基金會和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國民心理健康評估發展中心2021年發布的《鄉村兒童心理健康調查報告》顯示,鄉村兒童的抑郁檢出率為25.2%,中度及以上焦慮,即“過度焦慮”的鄉村兒童占25.7%。

                      “孩子出現心理問題,越早干預越好!睆堥L成告訴記者,心理健康測試有助于發現一小部分有心理問題的學生,但只靠問卷調查遠遠不夠。

                      張長成畢業于內蒙古民族大學心理學專業,2017年成為香山中心校一名專職的心理教師。此前,他在當地一所初中當代課教師,為了掙錢,還在村里辦輔導班,給學生補課。

                      早在那時,張長成注意到,一些農村學生存在心理問題,但很少得到疏導。班上有一個叫劉貝貝的男生,不愛說話,不跟其他人玩,回答問題也不敢舉手。

                      后來,張長成得知,劉貝貝的父親坐牢,母親養活家里,家庭拮據。張長成便免去了他的補習費,給他買新衣服穿,用電動車載著他回家。

                      劉貝貝記得張長成常常微笑,很親切。補習時,張長成注意到他書上記的筆記,夸他習慣好;看見他能解高年級的數學題,夸他聰明,劉貝貝很開心,“就像小孩走路,剛走一步,有人夸你,往前走就越來越有信心”。

                      從初中到高中,劉貝貝每次感到學業壓力大、情緒低落時,會第一時間想到給張長成打電話,聽到張長成的安慰和支持,“心里煩惱減掉很多”。

                      2019年,劉貝貝高考成績不錯,張長成結合他的興趣和就業前景,幫助他報考大學。

                      劉貝貝說,在山地越野車比賽中,一輛賽車通常由一位車手和領航員組成,領航員要拿著地圖,對賽道的每一個坡、每一個坑了如指掌,為車手指引行進方向,張長成就像他人生賽道上的領航員,“像兄長,又像父親”。

                      然而,張長成的成長路上沒有領航員,12歲那一年,他失去了父親。

                      一個深夜,一群歹徒潛入家中,他從睡夢中驚醒,看到哥哥和歹徒搏斗,媽媽蜷縮在角落里哆嗦,爸爸倒在血泊之中。

                      大冬天,他只穿著褲衩,想穿鞋,哥哥大吼,“快去叫人!”等他光著腳從鄰居家跑回來,發現警察來了,一名歹徒被擒獲,父親卻再也沒有醒來。

                      那之后,張長成常常做噩夢,哭著醒來。他不敢走夜路,晚上一刮風,總害怕門關不緊,家里安上了防盜窗。

                      那天晚上,歹徒就是破窗而入的。張長成自責沒能早點醒來,把父母叫醒,自責長得不夠強壯,不能制服歹徒,“我是膽小鬼!

                      他焦慮,整夜失眠,想過自殺。后來,他才知道那時的自己有了創傷后應激障礙。當時,他不懂什么是心理學,也不知道找誰求助,為了緩解痛苦,他吃著辣椒做數學題,做到晚上12點多睡覺,強迫自己忙起來。

                      聽到同學提到父親,他總哭,甚至害怕書里看到“父親”這兩個字。無奈之下,他轉到另一個旗讀高中,那里沒有人知道他的創傷,他成績不錯,和同學相處也融洽,“重新找到自信”。

                      張長成說,讀心理學專業是為了自救。學習過程中,張長成了解到心理學上有“暴露療法”,指的是讓患者在可信賴的環境中,想象或直接暴露于自己恐怖的場景當中,建立新的面對恐懼的經驗。

                      張長成試著把那天的場面畫下來,直面創傷,想象如果自己不跑,是否能避免慘劇。理性告訴他,“怎么做都會發生,不是自己的錯”。

                      哥哥、弟弟和他上同一所大學,這讓他有安全感。有同學被欺負,他敢于幫著出頭,聽到別人叫他“二哥”“關云長”,他很開心,覺得這個稱呼是對他的認可。

                      他在學校當播音員,組織上千人的健美操比賽,指揮大家怎么站排、跑位,“很有成就感”。他自己掙生活費、學費,帶著同學一起當家教,到建筑工地上抬水泥、當架子工,去鄉下收玉米,同學叫他“給力哥”。

                      “別人一夸我,我就高興!睆堥L成享受這種被認可、被需要的感覺,從一個憂郁愛哭的少年,漸漸變得積極健談。

                      “小時候淋過雨,長大了想給別人撐傘!睆堥L成希望有更多孩子像他一樣,從創傷里走出來。

                      在香山中心校當了6年教師,張長成發現,相比城市孩子,農村孩子普遍缺乏自信。他帶學生去旗里參加科技比賽,展示過程中,城里的孩子肢體語言豐富,而農村的孩子眼神躲閃、說話磕巴。

                      農村孩子的心理問題更加突出!多l村兒童心理健康調查報告》顯示,在鄉村兒童中,排前三的問題行為分別是:對性的問題想得過多;罵人或說臟話;不做作業或抄作業。

                      據張長成觀察,自2021年7月國家出臺“雙減”政策,學生的學業壓力有所減輕,但他們的基礎學科知識仍然薄弱,且打架現象嚴重。

                      他的班上有個叫王田的女生,短頭發,嗓門大,二年級時揚言要親遍同一屆的男孩,還把煙和打火機帶到學校,和同學發生沖突。

                      后來,張長成了解到女孩父母離異,跟著奶奶生活,奶奶平時愛抽煙,靠雞毛撣子教育孩子,女孩缺少關愛,很多行為只是為了“引起老師的注意”。有一次,女孩說,想讓媽媽來看她,媽媽走時,她抱著媽媽哭,但媽媽還是走了。

                      孩子的成長與家庭環境關系密切!多l村兒童心理健康調查報告》顯示,鄉村兒童的抑郁、焦慮以及問題行為得分與父母教育投入呈顯著負相關,即父母投入越多,抑郁、焦慮及問題行為越少。與此相同的還有同伴關系,關系得分越高、相處越好的兒童,抑郁、焦慮及問題行為越少。

                      調查還顯示,不論是抑郁率、焦慮率,或是問題行為,留守兒童的比重與得分,都高于非留守兒童。

                      張長成告訴記者,香山中心校留守、貧困、單親等六類“特殊兒童”占全校學生的比例過半,而他的班級這類兒童占比高達80%。

                      時間長了,張長成能通過學生的狀態判斷家庭狀況:衣服干凈、自信的孩子一般家庭完整,衣服臟到“打鐵”的可能沒有媽媽。

                      去家訪時,張長成看到很多孩子在家吃得不如學校好,不能每天吃到肉菜,有的家里狹小臟亂,找不到下腳地。

                      一個孩子行為習慣不好,上課常常撩開衣服,露出肚皮,張長成家訪時看到,爸爸就愛當孩子面拍肚皮。

                      還有家庭用手機哄孩子,有的人家里裝上小音箱,在家里直播、唱歌。一個孩子躺在爸爸身上,另一個孩子躺在這個孩子身上,床上全是土,小孩在打游戲,爸爸在刷短視頻。

                      張長成注意到,早幾年,孩子沉迷于紙質版玄幻小說,但現在,學生染上了“手機病”。他有一次晚上查寢,聽到一個宿舍的8個孩子不睡覺,談論一款游戲。被問及未來的夢想,不少孩子說長大想當“網紅”。

                      手機成癮的情況在疫情期間加重。有一次,張長成給學生上網課,聽到學生打游戲的聲音。還有學生成立QQ群,互相約著打游戲。等到開學,學生成績明顯退步,近視率提高,半個多月才能進入學習狀態。

                      對于這種現象,張長成分析,一款游戲軟件通常玩幾十分鐘有個輸贏,能給小孩子帶來“即時滿足”,而學期考核周期長,見效慢!靶『⑼媸謾C可以,問題在于玩的時間太長!睆堥L成說,學生雖然寄宿,但周末回家,又回到手機的懷抱。

                      他在家長會上講因玩手機自殺的案例,強調要控制孩子玩手機的時間。但一些家長并不重視,在會上來回走動、大聲喧嘩、抽煙,甚至中途離場,忙著去秋收、掙錢,“改變家長的認知很難”。

                      他只能從老師角度,關愛、認可學生,彌補他們家庭造成的情感缺失,并善意提醒家長注意言行。

                      王田是他投入精力最多的學生之一。見她愛勞動,張長成讓她去打掃衛生,夸她“干活挺像樣”。女孩很高興,總說要去打掃。張長成還發揮她嗓門大的優勢,讓她當體育班長。

                      他把女孩奶奶請到學校,囑咐她在家不要當孩子面抽煙、說臟話。

                      到了假期,他多次去女孩家里家訪,觀察女孩的表現。他“不客氣”地留在學生家吃飯,說這樣不生分,跟學生開玩笑,“一到你們家家訪,小羊、小雞都哆嗦了!薄俺燥埵菫榱吮磉_一份情感,表示好意我收到了!泵看稳W生家,他帶著米面、牛奶、書。

                      起初吃飯時,女孩躲起來。張長成讓她倒水,介紹桌上好吃的菜給他,女孩奶奶把雞腿夾給他,他又把雞腿夾給女孩吃。

                      他陪她下棋,踢足球,還給她買了一輛紅色的山地自行車。學會騎車之后,女孩說騎車的感覺“很自由”,去商場買東西很快就能買到。

                      后來,張長成每次去,她要騎兩圈展示給老師看,還在門口迎接張長成。在學校,她不打鬧了,看到張長成板著臉進教室,會勸其他學生不要說話。

                      有一段時間,張長成的母親病了。細心的女孩不知道從哪里得知這個消息,給張長成寫了一封信,說家里老人去世時,老師的安慰在她心中“建起一根堅強的木樁”,希望老師的母親身體健康,還畫了兩朵小花,告訴老師要“堅強”。張長成看哭了。

                      他有時候會對學生說,“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我可以當你的爸爸”。

                      在張長成看來,只靠成績評價學生,總有學生被忽視,需要發掘每個孩子的閃光點,“心理健康老師看不到學生的閃光點是失職的”。他給班里的31個學生設置職位,關窗簾的叫“簾長”,擦桌子的叫“桌長”。

                      一位學生給他寫信,說每位老師可能都說過“你們是我帶過最差的一屆學生”,“唯獨您說‘你們是我帶過最優秀的學生’”。

                      看到學生冬天穿著涼鞋踢足球,他給學生買來新鞋。有學生說喝不了牛奶,過敏,實際是家庭經濟困難,張長成買來牛奶給他喝。有男孩的爸爸因突發腦溢血去世,為了不讓男孩像他一樣產生創傷后應激障礙,他帶男孩去飯館吃飯,安慰男孩。

                      他帶學生寫許愿瓶,寫20年后想對自己、校長、學校、父母說的話,把許愿瓶埋在學校足球場下面。他沒看過。

                      一有時間,張長成就陪著學生玩,“教師這個職業就是拼時間,你和孩子在一起,孩子自然就喜歡你”。

                      不過,給全校學生做心理老師,張長成的精力有限。學術期刊《中小學心理健康教育》2020年刊發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全國3142所小學及941所初中學校,僅有19.16%的城市城區學校、2.64%的農村學校設有專職心理健康教育教師。

                      2018年,張長成牽頭建立內蒙古民族大學首個農村心理健康實踐基地,派駐內蒙古民族大學心理專業的學生到扎魯特旗的學校實習。

                      2019年3月,來到香山中心校的實習大學生有4名,當時全校有十幾個孩子,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問題,張長成讓這些實習生每周三帶他們參加心理興趣活動小組,組織各種活動。

                      實習大學生鮑宇記得,一個男孩,黑瘦,喜歡打架,把他叫到心理咨詢室,問他家庭情況,但男孩低著頭,不肯講話。后來,根據張長成的建議,他寫了一個劇本,讓學生們參演。

                      起初,男孩很抗拒,聽說要當主角,眼神里流露出興奮和恐懼。剛表演時,他緊張到聲音打顫,鮑宇不斷鼓勵他,他表演很賣力,最后的演出也很成功。后來,男孩跟鮑宇說,自己并不喜歡打架,只是想引起別人的注意。他也是一名留守兒童。

                      有一次,鮑宇在城里碰到了男孩和他的父親,男孩老遠就喊他的名字,還把父親拽過來,說這是讓我演心理劇的老師。

                      張長成說,在當前教育模式下,很多家長和老師只在意成績,不關心孩子的心理狀況,但心理健康問題帶來的影響是持久的,就像蝴蝶效應,“如果沒有發現扇動翅膀這一下,會引起劇烈的龍卷風!币虼,增加專業心理健康教師的投入極為迫切。

                      這也是張長成踏入這行的原因。讀高中時,張長成有一個同學,兩人關系很好。一天晚上,同學買了很多零食,分享給宿舍的人吃。

                      次日早上,宿舍里傳來叫聲,男生跳樓身亡,身上纏滿膠帶。那段時間,張長成還沒從失去父親的創傷中走出,又經歷此事,沉浸在痛苦之中,休學了一個月。

                      他想不通何以至此,這個同學看起來陽光開朗,人際關系融洽,成績也不錯,像一杯茶,“散發的永遠是清香”。后來,張長成長大成熟,又學了心理學,意識到這杯茶也有苦澀。

                      有一次,這個同學在課上睡著了,突然拍桌站起,說,你見過三十級的裝備嗎?在場所有人都笑了。他推測,那段時間,同學成績下降,可能在游戲里獲得認可,聽到嘲笑,心里受不了。

                      這個同學自殺前一天,把膠帶落在教室,當時教學樓已經關燈了,讓張長成陪著去取。那天晚上,他還給了很多人一個擁抱,對張長成說,你是我最好的哥們。

                      那是告別的信號,但那時張長成不懂。

                      后來學了心理學,他懂了。他特別后悔,如果當時有一束光投進來,那個同學也許就不會自殺。他真希望時光能倒流,回到那天晚上,把朋友叫住,告訴他“我離不開你”,不讓他走出那扇門。

                     。ㄎ闹袆⒇愗、王田為化名)

                     。ㄔ摻處焾竺麉⒓恿2022“美麗青年鄉村教師”尋訪活動)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尹海月

                    原標題:發現蝴蝶扇動的翅膀
                    責任編輯:張毅
                     
                    相關新聞
                    加載更多新聞
                    熱門排行
                    熱 圖
                    亚洲鲁丝片av无码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