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圖片|評論|共青團|溫暖的BaoBao|青年之聲|青春勵志|青年電視|中青校園|中青看點|教育|文化|軍事|體育|財經|娛樂|第一書記網|地方|游戲|汽車|
                    首頁>>新聞 > 社會 >>  正文

                    猛虎崗村民:找羊順便找人,結果找到了甘宇

                    發稿時間:2022-09-24 17:25:00 來源: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作者:李強 中國青年網

                    甘宇用倪太高手機拍攝的兩人合影。甘宇/攝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強

                      也許是30多天,也許是20多天,甘宇講不清楚,村民倪太高說,當他在猛虎崗的山里,找到那個蓬頭垢面、胡子拉碴的年輕人時,那個人對時間的判斷已有些錯亂,記不得自己在山中待了多久。

                      那是9月21日上午9時許,瀘定發生6.8級地震后的第17日,甘宇被困震中的第17日,天下著毛毛細雨,山里還到處是塌方和裂縫。四川省抗震救災指揮部9天已決定,終止省級地震一級應急響應,抗震救災從應急救援階段,轉入過渡安置及恢復重建階段。

                      瀘定地震共造成93人遇難,25人失聯。失聯數字在9月11日17時后就沒再更新過,因瀘定縣昌源電力開發有限公司灣東水電站員工甘宇的獲救,這個數字變小了。

                      在猛虎崗上被倪太高發現時,甘宇帶在身上的手機已沒電許多天了,鞋子、褲子都破了洞,“手心手背都爛掉了”。當晚,在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經醫生初步診斷,甘宇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肋骨骨折,左下肢腓骨骨折,并伴有嚴重感染,需要休息。

                      逃 生

                      沒人知道過去的17天里,在瀘定地震烈度最強的山林里,甘宇獨自一人是怎么活了下來。救援隊也一度懷疑,他在山中失溫,或已遇難。如今,他躺在華西醫院的重癥監護室,母親陳為淑只見了兒子兩面,并不敢詢問他經歷了什么。

                      這位母親上一次得知兒子的消息,是瀘定地震后的第二天。在那之前,她無數次撥打兒子的電話,都未能接通,心中滿是擔憂。

                      9月6日,她在焦急的等待中接到甘宇打來的電話。她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兒子在電話里向她報了平安,讓她不用擔心,“說他差一點兒就沒命了”,但通話連1分鐘都不到,很快就掛斷了,“因為他當時說手機沒有多少電了,還要求救”。

                      “當時我真的沒擔心了!标悶槭缯f,兒子在電話里并未說明自己的位置,她知道兒子大學念的是水利水電工程專業,聽他說過在雅安工作,以為是在縣城,“他從來報喜不報憂!

                      那時,28歲的甘宇正被困在甘孜州與雅安市交界處的大山里,距離這場6.8級的地震震中9公里左右。他與41歲的灣東村水電站水工羅永爬了許久的山,手機才重獲信號,他們撥出救援電話之后,便與外界完全失去聯系。

                      9月22日晚,羅永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回憶道,地震發生時,灣東水電站大壩附近有10多人,兩人當場被埋,有兩人被救出后也不幸遇難,他和甘宇先幫忙轉移了其他受傷的人!盎旧隙及踩,我就上大壩上發電拉閘!

                      據公開資料,建成于2019年的灣東水電站在兩叉河下游筑壩取水,水順著穿山隧洞、壓力管道,引至下游河谷地帶的廠房發電。

                      壓力管道沿山脊而建,沿途經過灣東村四組,管道兩側的山上,有許多民房、牲口、莊稼地,管道垂直落差700余米。

                      地震發生那天,水電站的發電機仍在發電,羅永和甘宇都在大壩上班。羅永告訴記者:“當時我就擔心,地震后壓力管道受損的話,就會影響到(下游)農戶!

                      “他就是我們何家山村(記者注:原何家山村,現為灣東村四組)的一個村民,他很清楚我們何家山的處境很危險,所以說他冒著生命危險也得去把這個閘拉起!蓖宕迕窳_立軍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事實上,壓力管道還是在地震中崩掉了,原本用于發電的河水從管道中一涌而出,沖毀了管道附近的一棟房屋。

                      不少村民都看到,地震后,灣東水電站那條沿著山脊修建的、途經村莊的輸水管崩裂。但拉閘后,電站大壩里水位下降,河水不再進入引水隧洞,壓力管道后來便斷流了。

                      “如果不是羅永提閘的話,我們何家山村可能80%的房屋和土地啥子都沒得了,這幾十號人究竟能不能存活也是個問題!绷_立軍說。

                      在這一點兒上,羅永很清醒。他一個人冒著被滾石砸中的風險,爬上了不遠處的大壩壩肩,用柴油發電機發電,打開了泄洪閘,泄掉大壩內的水。

                      從大壩返回時,羅永只看到了甘宇,“因為眼鏡沒有找到”,還未離開,其他同事已經逃走了。后來,羅永又想起發電機沒停,兩人去廠房停了電。

                      地震后的當天晚上,他們從附近倒掉的房子里找來被子,在尚未被地震摧毀的水電站大壩平安度過了一夜,但幾乎沒真正睡上一覺。大壩夾在猛虎崗與火草坪之間的河谷里,往北是甘孜,往南是雅安!笆^一直在掉,一直在掉!绷_永說,兩人都很害怕。

                    地震后的灣東村。肖麗/攝

                      9月6日天亮后,他們什么都沒吃,只帶了一瓶礦泉水,就往猛虎崗方向走。羅永說,往猛虎崗走,比去往灣東村的路好走一些。路上,羅永的手機丟了,甘宇的手機短暫地出現過信號,他們才聯系上公司領導,請求救援,后來信號又消失了。

                      這短暫的信號卻給羅永帶來了悲傷的消息,他在打給家人的電話中得知,母親在地震中被埋遇難。

                      那天,在附近山上盤旋的救援直升機、無人機曾帶給他們希望!暗俏覀冊跇浜箢^,他們看不到我們!绷_永說,甘宇當時身上有一件白色的衣服,脫下來掛在竹竿上搖,想吸引飛機的注意力,但飛機還是飛走了。灣東村的大多數村民都是6日搭乘直升機從山中撤離的。

                      羅永與甘宇從早上六七點,走到下午三點多,后來甘宇又餓又累,體力不支,他們決定停下來。羅永在山上找了兩個野果“八月瓜”,給了甘宇,他自己什么也沒吃。那天晚上,他們在山里找來竹葉鋪在地上,背靠背睡了一覺。

                      羅永記得,9月7日,甘宇收到消息,有兩支救援隊往水電站去了,但甘宇實在走不動!八屛胰フ揖仍!绷_永告訴記者,分開之前,他先去找了些野果,又用安全帽打了些水,留給甘宇,并叮囑他,“在原地等我!

                      自那之后,甘宇孤身一人,徹底與外界失聯。

                      羅永返回途中,并未遇到救援隊,他慢慢往附近的火草坪方向走。在火草坪上的廢墟里,他找到一個打火機,但附近空無一人,他嘗試生火放煙,沒能引來救援。晚上,天下起了雨。

                      9月8日早上,山里起了霧,他還是繼續生火放煙,那是他當時唯一的被人看到的機會。下午,直升機真的來了,羅永被送往瀘定縣的醫院。獲救后,羅永告訴救援隊,同事甘宇還被困在山中,等待救援。

                      搜 尋

                      陳為淑是9月8日看新聞得知兒子甘宇失聯的。那時,黃金救援期已經過了。

                      她才知道,兒子的工作地點不是在縣城,而是在山中。原本,甘宇9月6日打來的電話已讓她放心了,F在,看到兒子同事獲救,他還沒出來,這位母親又慌了神。

                      陳為淑上一次見到甘宇是今年8月,在達州大竹的鄉下老家,兒子請假回村為奶奶慶祝70大壽!靶r候(跟奶奶)一起長大的!标悶槭缯f,“他小時候就是很聽話的孩子,幫著他奶奶干活,掰玉米呀,收稻谷,什么都干!

                      甘宇奶奶的壽辰是農歷八月初二,給奶奶掛完紅,八月初三,也就是8月29日,甘宇就被一通電話叫回了灣東水電站。

                      “羅永出來肯定知道(甘宇被困的)地址嘛!标悶槭绠敃r想,飛機第二天就會去山里救兒子,“誰知道飛機上不去!蹦翘,因為下雨,直升機遲遲未能進山。

                      9月10日,中秋節,“中午全家人都吃不下去飯!标悶槭缯f,當天晚上一家人就從大竹縣趕往瀘定縣。

                      另一邊,49歲的灣東村村民羅立軍擔任向導,帶著一支16人救援隊伍,被直升機送到猛虎崗,背著干糧,繼續搜救甘宇。原本羅永也跟著進山了,但體力跟不上,返回了。

                      羅立軍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根據堂弟羅永提供的路線和位置,他帶著救援隊抵達了羅永與甘宇最后分別的猛虎崗芹菜坪,找到了兩人曾臨時歇腳的地方,地上遺落著手套和被丟掉的衣服,還鋪著許多竹葉,但并未發現甘宇。

                      在兩人歇腳的地方附近,救援隊發現一處滑落的痕跡!八赡軓哪莻位置摔了一跤,受傷了!绷_立軍推測。這支救援隊在猛虎崗附近的山上一路尋找一路呼喊,搜了一天,沒找到甘宇的蹤跡!白罡叩臅r候,我們爬到海拔2700米的地方!绷_立軍說。

                      地震后,直升機在附近的山中空投了許多物資,羅立軍盼著甘宇撿到過,那樣還有希望維持生命。

                      當天夜里,一行人在山中露宿,夜里氣溫降到四五攝氏度,很多人都凍得睡不著,只好生火取暖。第二天,救援隊繼續在猛虎崗上搜尋,山陡林深,他們曾在破碎的山體上發現一些腳印,有些是牲口的蹄印,有些是人的足跡,但足跡追著追著就斷了,一些地震那天在山中挖藥人的足跡,也給搜救帶來了麻煩。

                      兩天一夜的搜救結束后,羅立軍一無所獲。9月11日,他們離開了猛虎崗。

                      在等待救援消息的日子里,陳為淑時常以淚洗面。她跟丈夫只能在瀘定縣城苦等,將所有希望寄托在救援隊身上。早上,得知有人去救兒子,她就高興地盼著,盼到下午、晚上,沒有消息回來,她又變得失落。

                      9月12日,四川省抗震救災指揮部決定,自當日18時起,終止省級地震一級應急響應,抗震救災從應急救援階段,轉入過渡安置及恢復重建階段。陳為淑從縣城去了得妥鎮的抗震救災指揮部,詢問兒子的下落,得到的還是“沒有找到”的消息。

                      此后,民間救援隊展開接力。9月14日,綿陽藍天救援隊收到了灣東水電站的搜救請求,并在當天連夜趕往猛虎崗,羅立軍繼續擔任向導。又一天的搜救同樣無果而終,羅立軍一度覺得,“沒得希望了”。

                      即便是后來,看到甘宇活下來的消息,羅立軍仍舊覺得驚訝,他甚至說不清楚,甘宇是靠什么活下來的。他說,就算自己是當地人,在山里待17天,靠吃野果子、喝涼水也不一定能夠活下來。他還記得,羅永被救時,只是被困了3天,精神就幾近崩潰。

                      苦等的日子里,陳為淑瘦了10多斤,一天比一天感到絕望。有幾次,陳為淑請求進山,但被攔下了!坝幸粋晚上,我夢見他叫我救他!标悶槭缯f。但甘家人一直沒放棄,他們四處請求民間救援隊進山搜救。甘宇的堂哥甘立權也從成都趕來,拜托當地村民當向導,帶搜救隊進山。

                      搜尋近10日,無果,不少人都向甘家表示,“找到的希望不大”。但母親陳為淑“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獲 救

                      9月18日,58歲的石棉縣王崗坪鄉躍進村村民倪太高,地震后第一次回到位于猛虎崗上的家中。通往猛虎崗的道路尚未搶通,他徒步一個多小時才進村。

                      時隔半個月再次回來,他心心念念地想看看,自家的30余只雞、10多頭豬、120多只羊,是否還在。這是地震后,他們家還可能留下來的東西,其余的一切都埋葬在坍塌的磚石瓦礫中。

                      他在地震中被砸傷了腰,在醫院住了4天,沒什么大礙后就出院了。醫生叮囑他,要休養,不要干重活;氐脚R時安置點后,有人開始投親靠友,有人開始租房子,他跟弟兄兩家花1.2萬元在王崗坪鄉合租下一棟民房,被褥是從安置點帶回的,鍋碗瓢盆自己買,他們打算重頭來過。

                      回到猛虎崗上,家中已是滿目瘡痍,太陽能熱水器、洗衣機、摩托車、鍋碗瓢盆等都毀了。雞死了12只,豬一頭都沒死,綿羊死了11只,草羊暫時只找到一大半。

                      那天下午1點鐘左右,他看到救援隊的兩個人從山上下來。倪太高說,他搬來凳子,讓他們在自家院子里歇了會兒。聊天中得知,兩人是在尋找一個震后失蹤的人。當時,距離甘宇被困山中已有兩周,搜救依舊沒有結果。

                      當天,倪太高并未參與搜尋,他甚至不知道這個人的名字。第二天,他也照常在家中忙活。豬圈、羊圈都塌了,牲口到處跑,隨意去吃地里尚未摘回的玉米和豆子,他就找來塑料布搭起牲口棚。

                      9月20日,倪太高打算上山找羊。地震之前,他每天起早貪黑,喂豬放羊,每年能賣一萬多元!拔茵B了十六七年,一開始只有二三十頭羊,一年一年發展到現在是120多頭!蹦咛哒f,找羊的時候,就順便找人,“找到的話也算是做好事嘛!

                      倪太高在猛虎崗上一邊走一邊喊。他不知道那個失蹤的人的名字,也沒見過他,“只能打招呼一樣地”空喊。這天,他喊了一天,羊也沒找到,人也沒找到。

                      9月21日早上,倪太高又上山了,他心想著,再找一天試試,找不到就算了!八绻钪脑,只能翻這匹(座)山!蹦咛吒嬖V記者,地震當天,就有兩個灣東村水電站的工人,從猛虎崗上逃下來的,到了躍進村。

                      21日這天山里下起了毛毛雨,倪太高早上6點多就出發了,他照舊一路找一路喊。從村里出發時,他帶著兩瓶純牛奶、三四袋月餅,那是中秋節時女婿送他的,他帶著上了山,想著如果找到那個失蹤的人,可以給他充饑。

                      大約7點半,他隱約聽到山里有模糊的聲音在回應他,但聲音很弱、很遠也很不清晰。倪太高甚至不確定那是否是人的聲音,就繼續吼。

                      他說,當聽到“救命”二字的時候,就確定那是人的聲音。

                      在山里,倪太高起初無法判斷聲音傳出的位置,只好自己不斷移動,挪到一個地方,再吼一聲,再聽對方的回應,就這樣一點點確定那聲音的準確方向。見到那個喊“救命”的人,倪太高大約花了兩個小時。

                      “他第一句是,‘今天遇到好人了,不是你的話,我這個命都沒有了!恢笨!蹦咛哒f,第二句,他就問,有沒有政府的電話,“你說找到甘宇了,我叫甘宇!

                      他那時才知道,面前這個不知道自己在山中待了多久的年輕人,叫甘宇。他看著甘宇,說不出話,眼淚卻流了下來。很快,甘宇被找到的消息就傳了出去。

                      倪太高把牛奶和月餅給了甘宇,他看到甘宇的手受傷了,拿著牛奶一直在抖。甘宇上身穿著綠色的雨衣、毛衣,下身是一條污跡斑斑的牛仔褲,腳上穿著一雙破了洞的白色平底鞋。后來,他換掉身上的衣服,倪太高看到,他的腳脖和膝蓋都受了傷。

                      “我問他這些天是咋個熬出來的?他說,喝了一點水吃了點兒野果子!蹦咛吒嬖V記者,歇了半個小時后,他又扶著一瘸一拐的甘宇,將他轉移到猛虎崗上一座廢棄的林業管護站附近,那里平坦開闊,有一條山路,人們上山會經過此地。

                      得到消息的甘立權立馬趕來。他當天正帶著干糧準備繼續搜尋堂弟甘宇。陳為淑從灣東水電站負責人發來的照片里認出,那就是兒子,她激動不已!拔叶及筒坏觅I鞭炮、放鞭炮!”陳為淑說,“沒想到他受這么大的罪!

                    獲救后,甘宇被轉移至醫院。(視頻截圖)

                      地震后,陳為淑第一次見到兒子是在瀘定縣人民醫院,母子二人相顧無言,眼淚止不住地流。

                      母親看到孩子瘦了,胡子蓄了很長,滿身是傷,心痛,卻不敢問兒子十多天到底是怎么熬過來的,只是不停地撫摸他的臉頰,“怕問到他的傷心處”。

                      這天夜里,陳為淑高興得睡不著。

                      羅永懸著的心也落地了。只是過去的半個月里,他一直在幫忙尋找甘宇,沒時間回家尋找已經遇難的母親。9月23日,羅永回到灣東村,跟其他村民一起,從廢墟里挖出了母親的遺體。

                    原標題:猛虎崗村民:找羊順便找人,結果找到了甘宇
                    責任編輯:紀佳琦
                     
                    相關新聞
                    加載更多新聞
                    熱門排行
                    熱 圖
                    亚洲鲁丝片av无码多人